“文革”大串连:地图上抹不掉的记忆 2011-11-03 16:31:51 来源:地图先生博客 评论:0 点击:

       值此“文革”发生四十周年之际,许多收藏界的朋友都把他们的“文革”藏品找出来,比如“红宝书”、“红像章”、“革命日记”、“红袖标”等等。浏览这些穿越历史瞬间,可以讲述一段段历史故事的特殊藏品,感慨之情由然而生。他们以这种特有的方式来回顾和重温那段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一场刻骨铭心而又影响了一代人命运的蹉跎岁月。
   我手中藏有许多“文革”时期出版的各类地图。有原地图出版社出版的只有2分钱16开大小,带毛主席语录的分省散页地图;有以小报方式出版的别具风格的《地图战报》,也有各地出版社及内部编印的带有浓厚“文革”气息的城市交通图。但我要在这里给大家介绍的都不是这些,它是“文革”地图中一个特殊的类别——大串连地图。
   “文革”大串连地图分公开版和非公开版两种。其中后者居多。
   最早的公开版大串连地图当推由原地图出版社1966年10月出版的《全国革命串连交通图》了。这张小小的单幅地图只有16开大小,双面印刷,定价仅有2分钱。虽然地图因尺幅太小,绘制较为简单(只绘出了全国主要公铁线路及主要城市,背面为北京市交通线路图),但却冠以“串连”字样,根据其出版时间来判断,它应该是大串连地图中最早编制的版本。为什么这么说呢?看来,我们还得从大串连的史实说起。

 

\
  

        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们都知道,1966年夏,“文革”开始后不久,北京市的一些高等院校学生为造党委的反,最先开始在全市范围内进行大串连。8月18日毛主席在北京接见外地来京师生和红卫兵后,大串连出现高潮。也是同年10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红卫兵不怕远征难”的社论,表彰了大连海运学院15个革命学生以红军为榜样,跋山涉水,从大连步行到北京,接着全国大中学生学习这一榜样,决心把“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直等闲”的革命传统,接过来传下去……“文革”大串连地图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绘制出来的。这张《全国革命串连交通图》是在这篇有名的社论刚刚发布后短短几天后出版的。可见其出版紧跟政治步伐。
        单幅面的这张串连地图由于开本小,绘制过于简单,它的实用性其实并不太强。大概正是由于这种原因以及在全国轰轰烈烈的串连热潮之下,一种更加详细和实用的地图便应运而生。它就是1966年11月由原地图出版社编制出版的,具有广泛影响,供串连学生们专门使用的《中国地图册》。

        这本地图册为横16开简装,仅从封面上我们便可以看到鲜明的“文革”特色:左侧大红字体的毛主席语录被每个中国人牢记心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右侧上面是两个戴红袖标的男女青年高举红宝书做拥护革命状的形象;右侧下面“中国地图册”几个字下面特意用括号标出了“供革命串连用”。这就是那本“文革”期间流传最广、使用率最高的大串连地图了。其实,翻看内页,它就是一本极普通的地图册,只不过被改换成了“文革”面孔。历史也赋予它更加政治化的使命。仅从这本地图册的后记中,我们也不难发现它出版时的这种政治倾向:“目前,我国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国大专学校的学生、中学的一部分学生,到首都来串连。大串连是革命群众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伟大创造,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一直是极力支持大串连的,并且主张把这种革命行动大大推广……我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坚决支持革命学生的大串连。配合“长征队”串连的急切需要,我们赶制了‘中国地图册’。”
   这本《中国地图册》1966年11月出版了第1版,我收藏的几本都是1966年12月重印的,其中第5次印刷的数量为250001—750000,也就是说,5次印刷一共印了75万份。可见其受众的群体远远超过百万了。

 

\
  

       谈到非公开出版的大串连地图,许多城市均有自己的版本,它或由民政部门组织编印,或由各地建立的大串连师生接待站编印并分发,也有的是由学校串连小组自己运用简易的设备因陋就简制成的油印地图。总之,这些地图一般制作都较为简单,开本也较小,彩色的不多,黑白印刷套红的居多一些。许多都注明“供革命串连”字样,或那句“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主席语录鲜红醒目地标注在地图上。它们被强烈而浓厚的“文革”气息包裹着,不用仔细地拿过来端详便知是串连地图了。当年,在大串连这场运动中,它们扮演着“最佳向导”的作用,如今,存世不多的它们则以特有的矜持和沉默静静地躺卧在主人书架的一角中,俨然成为收藏者奉若神明的稀罕物。
    非公开版的大串连地图有很多种,现把我的特色藏品拿出来给大家一睹为快。
       《吉林省步行串连示意图》是一张串连地图中少有的大开本,它为对开黑白印刷。从地图上标注的信息可以看出它是由吉林省民政厅编绘,1966年月10月出版,长春新华印刷厂印刷的。此外,在地图右上角还注记为“内部用图,不得遗失”字样。从编辑出版的时间来看,它也是一张在大串连运动中反映迅速及时的地图。
   这张黑白串连地图虽然标明为“示意图”。但却将吉林省内各交通干线及城镇都详尽地表示出来。右上角还附上了省城长春的交通线路简图。但是,比起正规的地图来,它还是显得粗糙了许多。

\

 

        我最喜欢的大串连地图是一张名为“重庆地区部份大中院校示意图”的套红小地图。它小巧玲珑,制作精美,印刷清晰,可以称之为串连地图中少有的精品。在这张地图上,除了有那句毛主席著名的语录用鲜红醒目的大字号印在上方外,下面的另一句“热烈欢迎来渝串连的师生!”立刻拉近了与外地师生之间的距离,言词中带着饱满的革命热情,这句话也表明它是一张地地道道的大串连地图。
   这张只有32开大小的地图并不因为其小就使绘制者敷衍了事。相反,它以其地名标注详尽和印刷高度清晰而堪称一绝。以至于字体小得近似针尖也依然清晰可辨。而且还有图例和指示方向。背面的地图为重庆市中区详细地图,依然详尽清晰。这张地图由当时的重庆市委文革小组办公室外地革命师生接待站制作,显然是随时提供给来渝串连师生使用的。

 

\
  

        与重庆市串连地图有着相同精细之功的还有沈阳市的串连地图。它也是一张32开幅面的小地图。地图较详尽地表示出了当时沈阳市电车、汽车线路及站点分布状况。封面名字显示为“沈阳市电车、汽车线路图”。名称下方标注为“沈阳市外地师生串联接待站印”。由此说明,它也是一张标准的串连专用地图。
   昆明市的串连地图虽然没有注明“串连”字样,也没有标明是何方机构组织编绘,但从大红的语录以及右侧一字排开的达百所之多的“昆明大中院校位置索引表”中不难断定,这就是一张该市的串连地图了。该地图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彩色印刷,不同的公交线路采用红、蓝、绿三色区分。滇池和河流涂成深蓝色。这种色彩的搭配与三色公交线路的采用都是串连地图中极少有的。另外,该图背面的市区公交线路除地图以外,还附上了“新旧街路名称对照表”,以便更好地为串连师生使用。至于出版年份,同其它大多数非公开版的串连地图一样未做标注。

 

\
  

   我收藏的大连市串连地图品相有些不太好,已被油渍,但作为串连地图中的一种,我还是把它当作宝贝似的。这张地图正面名称为《大连市内电、汽车路线图》。也是32开本双面。地图上清晰地印上了市内公交线路,特别是大专院校和中学的位置都标注得十分详细。我轻易地找到了《人民日报》社论中提到的那15个学生所在的学校——大连海运学院的位置。毫无疑问,虽然图上没有“串连”字样,仅从这一点来看,也足以说明这是一张地道的串连地图了。此图背面的《旅大市公路客运汽车路线图》反映出了郊区的交通状况,地图虽小,却细致准确,并且携带方便,放在兜中任你随意行走了。
   杭州的串连地图开本稍大一些,为8开。除惯用的主席语录外,地图上方还标注了如下语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其下的交通示意图绘制较为详尽,但仍然是单色。

 

\
  

   杭州串连地图最显著的特点则体现在文字说明部分中,一般的串连地图除了地图以外很少有文字上的说明,而该图则用8开的一个幅面运用表格的方式列出了杭州境内各大中专、中学的校名,地址,从城站出发的公里数以及换乘的车次。这无疑为外地来杭串连的师生提供了更为详尽的解说,弥补了地图尺幅较小,容量有限的不足。除了以上城市的串连地图外,我还有桂林、成都等城市的,在此就不一一介绍给大家了。
   最后,说到串连地图,有一幅油印的“北京高等院校革命串联图”是不得不在这里特别介绍给大家的。这张在地图上标明由中央财政金融学院接待办公室编制的8开幅面油印地图,虽然显得粗糙了许多,却仿佛令我们看到了当年北京高校师生参与大串连的沸腾热血和革命热情。
   从这张油印的小地图上,我们还看到了北京各大院校在当时的分布状况,它们由途经的公交线路串连而成,所有的大专院校名录地址以及电话详细地列在地图右上方,有50所之多。此外,地图右下角被框起来的文字是“内部参考,不准丢失”。显然这是内部出版物,并加以纪律约束之了。

 

\
  

   “文革”期间,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大串连期间,全国到底出版了多少个版本的供串连用的专门地图,我想,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这都是一个无法统计的数字,只有凭收藏的经验和大串连波及的范围来分析,大概全国各大中城市的当地串连组织都会编印一份这样的地图供师生使用。这些地图或许印制精细些,或者粗糙得错漏百出,亦或是油印甚至手绘,但不管如何,它们都是见证这段特殊历史的证人。它们的身上都蒙着历史的尘埃,它们及因它们而发生的故事,必将留存在一些人的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

 

 

 

相关热词搜索: 革大 串连 地图

上一篇:我国公开出版的地图中最大比例尺的是哪一幅?
下一篇:日寇侵华的历史见证——《现代中国地图》赏析

分享到: 收藏